【小確幸 - 微小而又確實的幸福】

小時候家附近有間茶樓,有個公園,公園裹有千秋。小學每次放學,爺爺便帶我到公園玩耍,一到星期天便帶我兩爺孫去飲茶,那時小點才六元,特點十二塊。兩個人四十塊錢已經非常滿足。

 

當爸爸生氣打我的時候,爺爺便不論對錯都會擋在我前面。由幼稚園第三年開始,每星期給我兩個十元硬幣零用,囑我好好存起,到後來竟然盛滿了一個奶粉鐵罐,足有四百五十多個十元,有一部份當年拿到玩具店買模型,剩下的到現在還在家。

 

在小學一年級的時候,他教我下象棋。我非常沉迷,每天放學總不讓爺爺午睡,嚷著要跟爺爺下棋,記得他棋力很低,才一個月便已不是我的對手,但那時光著實快樂,到現在還清楚記住。

 

後來有一天爺爺中風進了醫院,要做手術。

手術成功了,但在醫院中洗手間內意外滑倒,救不回。

就這樣,中風離開家到醫院十多天後,便再也沒有回來。

 

那天,我沒哭。

可能我還小吧,我不知道死亡是什麼,他真的不會回來嗎?

爸爸沒哭,

或許他知道爺爺年事已高,日子不遠,心裹早有預備。又或者,他不能哭,要是他哭了,那便沒有人可以處理很多的後事。

 

只有嫲嫲,自那天以後每天都座在爺爺常常坐著的木櫃上,一整天看著街景,喃喃地道:你走了我怎麼活了、你走了我怎麼活了⋯⋯

她吃了很多年藥,有高血壓的、關節炎的、心臟病的⋯⋯ 不同顏色每天都吃十多顆。但即使吃那麼多,也沒有要了她的命,也沒有一顆毀去她的生活。

 

惟獨這一次,我第一次感到她不想活了。

 

爺爺在生的時候嫲嫲對他很惡,甚至爸爸也笑著說爺爺根本是畏妻的性格。但原來最放不了手的,是這個她每天都在罵的人。

那段日子糟糕透了。我想,要不是每天都看著自己的孫子孫女,她還真的活不下去。

 

後來,再過半年,嫲嫲在家裹睡夢中過世了,就睡在生前每天都和爺爺共眠的地方。

 

人,最放不下的不是初戀的錯過,不是一見鐘情的過去,而是年月累積下來的回憶。最簡單、最平淡、最珍貴的事,都在每天生活的細節之中。

 

人生是減法,見一面少一面。

珍惜每次相見的日子,原來就可算是一種幸福。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