右岸的另一邊@陳細細

八月的某個下午, 跟先生穿過市中心的小島來到左岸拉丁區散步, 享受沒有巴黎人的巴黎, 此小區以人文氣息和海明威著名, 藝廊、工作室、歷史建築、獨立小店、劇場、小電影院、藝術用品店、大學、私人藝術館…… 是所有熱愛藝術的人要來朝聖與感受一下氣氛的地方。藝術用品店尤其有趣, 門外會看到臉幾乎貼著櫥窗用極渴慕眼光緊緊盯著一套要價70歐元書法沾水筆邊嚥口水的窮光蛋學生, 與剛剛從旁邊室內設計工作室走出來, 大手一揮訂了藝術品級數手工製作牆紙的富豪形成一種讓人尷尬的對比; 步入安靜得近乎死寂的畫廊看買不起的油畫, 小聲地說merci aurevoir (thank you, bye) 然後眼前跑過吵吵鬧鬧今朝有酒今朝醉的快樂遊客; 街的另一邊是燈紅酒綠的餐廳集中區聚著拉小提琴的愛爾蘭樂手, 這右岸的另一邊, 拉丁區確實有一種平靜但暗裡騷動的獨特氛圍。

晃到莎士比亞書店, 一逛就是個半小時, 我在樓下不停翻各種設計藝術類英文書 (看到J.K. Rolling 的新書忍不住心裡轉圈圈散花), 他在二樓的書角靜靜讀一本關於瑪雅文明的書。置了鋼琴的房間有人正在彈奏貝多芬, 整家店如此安寧和諧, 好像外面的喧鬧都與這書海中躍動的世界無關, 突然聽到遊客邊拍照不忘大聲討論「这书又没有图片, 为啥兒就要这么贵咧?」, 是的, 這始終是旅遊旺季的巴黎。最後我們帶著墨西哥藝術家Frida 生前的手稿日誌去會合朋友吃飯, 書店旁邊是店家第二代傳人開設的café, 賣美麗可口的輕小吃, 一角剛好有街家畫家擺賣, 畫巴黎街道風光, 叫人想起抽象表現主義派 Chaim Soutine 筆下的扭曲迷幻。

 

IMG_1745

畫家/記者 Yann Le houelleur, 可能是「職業病」使然, 又可能因為法國人本來就很會串門子, 說著說著, 他開始跟我先生胡扯到時事與政治, 兩個人聊得興起, 讓在餐廳的朋友乾等了一回。

 

IMG_1748

「肚痛帖」一般的巴黎聖母院, 相信作品錶好放在書架上會很好看。畫家又說他想嘗試畫人像。

 

chaim-soutine-view-of-cagnes-1924-1430790665_org

 

2333b607434590b78bd4f44c0683bead

同樣迷幻的Chaim Soutine 經典風格, 每次看到都說他作畫時很可能吸了大麻。(images from the internet)

 

畫家就在不遠與朋友喝著粉紅酒, 走來侃侃而談, 我忍不住問: 所以, 你已經當了很多年畫家嗎? 對方一笑, 說他才不是藝術家, 是自由工作的記者, 因為瘋狂沉迷巴黎的歷史而執筆, 又架了網站側寫他眼中的花都。朋友走過來, 慨歎以前街頭藝術家像灰鴿一樣多, 現在怎麼都走得乾乾淨淨了, 可能生活太難, 人們又沒有像以往一樣愛買藝術品, 他們愛品牌商品。

有時候覺得, 巴黎其實只是個用來發一場短夢的名信片城市, 如果沒有海明威的狂野大浪漫, 平常日子裡的柴米油鹽就不必多提了。
74-Cardinal-LemoineRue_Cardinal_Lemoine-Plaque_Hemingway

海明威與太太於左岸 74 Rue Cardinal Lemoine的故居, 建築外牆上錶了作家著作 《流動的饗宴》 節錄 ” But this is how Paris was in the early days when we were very poor and very happy.” (images from the internet)

 

IMG_1741

書店外有英國詩人 John Keats 的情書 : 「我幾乎渴慕與你雙雙化蝶, 活過短暫的夏日三天都將會更勝人間五十年。」


Le Houelleur 的個人網站, 原來有辦過展覽呢, 他說自己「才不是藝術家」也實在太謙虛:
http://www.123siteweb.fr/parisentoussens

facebook.com/crepes.de.france.and.alyse
instagram.com/alysechansaisai

cover photo: Channy Kwok @study_living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