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法可修飾的一對 - 太性感的手

日前行經奧塞美術館,萬千個美妙藏品中我深深為一幅巨型畫作所迷,跟很多作品相比,此畫的技術並非特別特別高超 (再說名畫家們本來就是技藝超凡),也不是某個非常重要的歷史場合,那是一幅,可以說,平平無奇的肖像畫。畫就正正迷人在它引發了我的無限聯想,我對畫家毫無認識,亦不知作品背後的故事。

廣告
廣告


museoteca-la-dame-au-gant-mme-carolus-duran-ne-pauline-croizette-1839-1912-peintre-carolus-duran-1432398859_org
Carolus-Duran (1837-1917) The Lady with the Glove 1869

穿一襲黑裙的女子戴了一隻手套。

或者我們這樣解讀: 穿一襲黑裙的女子刻意鬆開了一隻手套。看女子的臉目神情,還有玉手的姿態,噢! 不要忘了掉在地上的另一隻手套,整個畫面神秘,溫婉又暗藏誘惑,不知畫家本人有沒有邊畫邊個心卜卜跳 (查証後得知那是畫家的妻子呢,怪唔得!)。


g04
同樣是 A lady with a glove, 畫家的其他作品。

我城未有很多手套的容身空間,無他,全年如春,冷不過幾天,如果不是工作需要或者重要儀式,手套似乎是太誇張的飾品。但在服裝史上,它是十指的霓裳,手套的「尊嚴」不下於要被細細研究和欣賞的衣裙。更不難發現它們大量出現在肖像畫之中,似乎二十世紀來臨前,每個女子的衣櫥裏都有自家手套 collection。

 

廣告
廣告

g02

也確實真有其事,手套最初被發明作保暖和工作用途,也常見於神職人員的手上,多以蕁麻或動物皮毛製作,厚重結實; 騎士們當然也有自己的blacksmith版本。中世紀的歐洲迎來絲綢與刺繡工藝的引進與發展,人們發現手套原來可以美麗又高貴,隨著西班牙與法國香水產業發達,色香俱存的刺繡手套成了貴族間相互送贈與爭崩頭的「必需品」,靡然成風,文藝復興以後還慢慢發展出一套戴手套的潛規則來: 不同場合戴指定不同款式/ 男士要除手套握手女士則不必/ 起皺或有破損的手套出現於社交場合會被視為唔識大體...... 好久沒有見過纖纖十指的男士自然視這片小布底下蘊藏無限性感: 十八世紀的上流社會,妳只會在親密的人前脫下手上的衣裳。

 

G01 g03

廣告

保暖與工作服發展到身份象徵,搵畫家畫自己只執一手套的肖像就像現代人去影 pre-wedding 一樣平常。但為甚麼一定要除低一隻呢? 有說這是「戴手套只為靚」和「戴手套是因為要工作」的階級之別,除低左又可以show off 戒指呢。

 

tiziano1522glovelouvre
男士都唔執輸: 工匠才需要一雙手套,我戴一隻ok啦,我是貴族嘛,貴族邊駛返工。

 

 dior1953-54YSL1988Delpozo, Fall_Winter 2016_2017
左起: 1953年二戰後淑女回歸的Dior; 88年的bold and powerful 的YSL; 來到17年Delpozo的statement accessory,時尚舞台總有手套的位置。

 

a5ffa977d81de40084ab30bfd96cb77f95edb5d65c896d83475b6c40b4b4661c
摩納哥王妃Grace Kelly 在電影作品與生活各場合也曾以手套點綴些許優雅味。

(images from the Internet)

 


延伸閱讀:
https://www.sundriven.com/blogs/news/80402692-the-history-of-gloves-1890s
http://www.vam.ac.uk/blog/artists-residence-va/glove-museum

facebook.com/crepes.de.france.and.alyse
instagram.com/alysechansaisa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