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辦攝影展】蔣雅文:「我認為是處女座又喜歡攝影,會極度影響自己的戀愛運。」

說真的,蔣雅文(Mandy)真的越來越美麗,比起從前的偶像姿態,現在認真做自己的模樣確實充滿吸引力。
適逢Mandy早前來香港為高級時裝專門店Harvey Nichols舉辦裝置藝術展覽,編輯當然立刻要找她聊聊,從攝影談到愛情,細說創作與生活。

G: GIRLTALK | M: MANDY蔣雅文

「『春天』對我來說是一種心境。」

G:請你分享一下今次為Harvey Nichols設計的創作概念?
M:其實這次的展覽概念是圍繞「春天」。我認為春天對我來說是一種心境,一年四季在不斷轉換,所以我用了一件比較衝突的方法去表現出來,就是我在北歐拍的一輯照片。一般人對北歐的印象都是灰灰濛濛、比較冰冷,尤其是冰島,應該是沒有大家印象中典型的春天。但為甚麼北歐國家一向都給人一種感覺,好像快樂指數會特別高?究竟春天是一件很典型、很形式化的事,還是指我們的心境?所以這次的攝影主題,我以一個觀察者的身分,在北歐國家旅行、流浪,然後去紀錄當地人生活的畫面。我自己在那趟旅行也有得著,其實北歐人無論是小朋友,或是不同年齡階層的人,對生活都是比較處之泰然的,深入一點來說就是與天地間有比較多的連結。在飲食方面,他們會比較多吃真實的食物。如果要詳細說明是很復雜的,簡單來說就是會令我的人生方向有點改變,亦趨向更加成熟的自己。蔣雅文

G:當中最喜歡的作品?
M:我最喜歡的是冰鳥那一輯照片,因為在我去過眾多國家中,冰島給我的感覺最像離開了地球。我認為去旅行就是希望跳出現在的生活環境去看看這個世界,冰島給我的感覺就像看到了整個宇宙,尤其是行冰川的時候,我會有一種感覺是不知道自己身在何處,不知道自己在做甚麼,整件事都十分科幻。那次拍的照片當中,有一張是走過冰川的時候,剛好看到對面有一隊都是爬冰川的隊伍走過,因為當天看雪山看得太久,已經有一點視覺疲勞,所以看事物的大小比例會有點失誤,然後我看到那班人走過的時候,我才意識到那座冰山有多大,而人是有多渺小。那張照片我就是在他們的對面,拍下他們像螞蟻般走過,要仔細看才看到有人在照片中。那張照片便最能代表冰島帶給我在視覺上的衝擊。蔣雅文

G:攝影與你有著怎樣的關係?
M:攝影就是等於我自己。我自小就比較內向、不太懂得表現自己,更會因為膽小而不太容易與人相處和雙眼對視,當然長大後有鍛練到一定的膽量。但在我小時候,尤其是10多歲時,在學校是很孤僻的,不敢和別人對望,走路也低下頭,一看就知道是一個很沒有自信的小女生。當年是怎樣重拾自信呢?其實也不算重拾,是逃避的一種方法,我就是拿起了一部相機,當時我覺得拿著相機,躲在觀景窗後就像隱了形一樣,眼睛看任何東西時中間都會有一個屏障保護著自己,而在那時開始我才真正去看看這個世界是怎樣的。整天低下頭你不會知道天空有多美、不會知道花草樹木有多繽紛,但我一拿起相機就可以清楚看到這一切。從那時開始,我有種必須要透過鏡頭我才可以看清這個世界的感覺。很多人會說,去旅行只顧拍照便會錯失很多現實上的事物,但我認為這樣是根據個人而釐定的。對我來說,如果沒有了相機我才會錯失,因為會少了一種主動去發掘美好畫面的動機,我可能只會沒有心思和靈魂地去走過一條又一條的街道,但拿著相機的時候我便會去尋找那些畫面,反而是不會錯過很多美好的時刻。蔣雅文

「我認為是處女座,又喜歡攝影的話,會極度影響自己的戀愛運。」蔣雅文

G:處女座的執著,在你的攝影生活中有甚麼化學效果?
M:我認為是處女座、又喜歡攝影的話,會極度影響自己的戀愛運。因為我曾經試過和前度男朋友分手的原因就是因為我太喜歡拍照而冷落了他。他問:相機和我你會選那一個?但這些事是很殘酷的,雖然我有叫他不要這樣,但最後他都是離開了。但導火線是甚麼呢?還記得那時我跟他到澳門旅行,去了觀景塔,然後剛好有夕陽,而我的前度男朋友又很喜歡當模特兒讓別人替他拍照,他不斷在夕陽前做出勝利動作,但我就不斷避開他,因為夕陽是轉瞬即逝,而我一投入攝影這件事又不會顧及旁邊的人,所以最後那次的旅程有點不歡而散,就是因為我沒有替他拍到一張跟夕陽的美好合照,而我的相機中全部都是夕陽的獨照。到後來我覺得在拍拖初期就要向對方交代我就是一個這樣的人。直至現在,我跟丈夫去旅行,他已經習慣了我會突然人間蒸發,因為他走路很快的,而我們都是很冷靜、不會很痴纏的人,也不會一直拖著手,拿起相機就是單身狀態,我在後面拍照,他就在前面帶路,他一轉身就會發現不見了我,因為我看到美麗的畫面就會想拍到自己滿意為止,所以來不及叫停他。一開始他會覺得我這樣會很容易迷路,大家又會找不到對方,但後來已培養出默契,他會懂得找回那個躺在地上拍照的我。幸好目前為止大家都感情還很好()蔣雅文

G:關於春天,你會特別偏好拍攝哪種光景?
M:拍春天的話,我沒有一個特定的主題,其實不止去旅行,我在生活中的城市都會不斷拍照,但的拍的東西會很生活化,也會代表當時的情緒,如果當某一時期我的相比較暗黑的話,就代表我是處於一些轉牛角尖的心情。突然有一陣子是藍天白雲,有花花草草的話,就正如我剛才所說,心境會影響到的看到的事物。去發掘好的事物事心情都會好,心情不好的時候會覺得全世界都欠了自己,甚至在街上看到貓狗都會看他們不順眼,但心情好的時候有人激激怒自己都很難。我覺得很視乎當時是甚麼心情就會看到甚麼春天,心情好的時候,一年四季都會拍到春天的感覺。蔣雅文

G:你會攝影,之前又會設計衣服、亦是店娘以及人妻,哪個身份你最享受和最快樂?
M:我自問應該不是一個很稱職的妻子,又會常煮飯,又不愛打掃,但我應該是一個很會令另一半放鬆的人,因為我的自律性很高,我亦沒有騙他娶我,因為由第一天開始到結婚是他都知道我不喜歡煮飯和收拾東西。幸好他喜歡,可以互補不足。我自己最喜歡的角色都是跟工作有關的,某程度上我都算是一個工作狂,但我的野心又不會大到想當一名企業大亨、女強人,我覺得人如果可以創造到自己喜歡的生活,就已經是一個很大的成就。因為錢不代表很多東西,如果去問一個很富有的富豪喜不喜歡自己的生活,他的答案也不一定是喜歡的。我希望建立的價值是對於我來說是用錢買不到的東西,所以工作上無論是以前做設計,還是現在經營的小食店,營業額都是勉強夠經營,但成就感是來自於我享受這些工作,我亦不介意把工作和生活混合在一起,工作便是我的生活。蔣雅文

「任性的程度是需要拿捏得很微妙,如果過了頭就會變成自私。」

G:你認為創作最需要的是甚麼?
M:是任性。創作很需要任性,任性的程度是需要拿捏得很微妙,如果過了頭就會變成自私。我覺得每個人都有需要任性,某程度上是代表自由,如果你不敢讓自己任情的話會扼殺了自己很多的可能性。當我知道自己準備要任性之前,處女座的我會在事前想定一些方案去化解可能會出現的麻煩,所以我在開始任性前便會和身邊的人說一聲:「我打算要任性了」,我不想因為自己的衝動拖累到別人,所以事前給大家一個心理準備,希望可以盡力減輕大家的壓力。但事情我是一定會去做的,不會有人試圖阻止我,亦沒有人成功過。我很喜歡自己這種沒有人管得住的任性,幸好沒有鑄成大錯,我自己也是一個懂得善後的人,如果你有這樣的覺悟,亦願意承擔事情帶來的後果和責任,那一種任性其實也算是種成熟,對身邊的人負責,也是對自己的人生負責。
蔣雅文

G:創作生活裡有遇上難忘的低潮期嗎?
M:可能因為沒有高潮過,所以也不算有甚麼低潮。因為我覺得要滿足於一件事前題是要覺得自己做得夠好,我永遠都覺得自己未夠,就像這次的照片,我也是幸運地遇到美麗的畫面,好的機遇令我遇到一些不錯的人物,其他都是大家造就給我的機會,而不是自己創作出來的。所以就像沒有到過一個令自己真正滿意的位置,所以談不上甚麼低潮。我還期待高潮會出現()

G:你的生活裡看來有著一份「不安定」,你會怎樣看待這份感覺?
M:因為我是一個惰性很重的人,所以會喜歡不安感,如果太安定的話,我只會每天在家做一般女生會做的事例如追劇、看漫畫,體重也會一天一天地增加,樣子也會越來越不修邊幅,我很容易會跌入那種漩渦中而不能自拔。但如果有壓力令我不安的時候,便需要有幾個目標緊接著去完成,就會令我有動力去把那件事做好。我不是一個會把目光放很遠的人,例如接下來會有一個計劃,都只會是未來幾個月的事,年尾發生的事就那時候再算。因為我會很清楚自己的能力有多少,大多事情同時進行的話我會做得不好,這種不安感會推動我去進步。我也很享受不同生活模式,前天我還在台灣,穿得不修邊幅地在廚房手忙腳亂的平凡人,但搖身一變又可以嘗試到另一種生活。可能受卡通片影響,女孩子從小都會幻想自己有一種變身的能力,同時擁有多種身分,而在我在生活上的反差,打扮上的不同,令我有種達到變身效果的滿足感。我可以生活得很樸素很簡單,同時亦希望自己的內在會支撐到大場面,女人成長中就是要擴闊自己能駕馭的範籌。

「妹妹明年就30歲了,希望能在她30歲前為她留倩影。」蔣雅文

G:最後,春天是一年開始,雖已過了3個月,今年有定下甚麼新計劃嗎?
M:每一年都會為自己定立一些大計,但完成到的可能不到一半,今年會有一件對我來說很重要的事,就是像今次的照片展覽,我希望真正發展在自己攝影方面的工作,放多點時間去經營,加上我妹妹是模特兒,平日她是我的靈感來源,因為我自己比較內向,不懂與人溝通,所以要拍人像照片的話都是妹妹出現在我的鏡頭裡,由她十多歲拍到她現在已快30歲了,所以將會有一個計劃是希望能和妹妹合作,推出一個作品集,因為她明年就30歲了,希望能在她30歲前為她留倩影。因為我自己經歷過,希望她可以把握當下,不要後悔,所以這是今年必須要完成的事,亦是我會花最多心力完做好的一件年度大事。 蔣雅文 蔣雅文

閱畢大家快點去看看Mandy更多的攝影作品啦。

關於Harvey Nichols Art Exhibition
時裝與藝術關係一直密不可分,踏入春暖花開的美好時節,Harvey Nichols特意邀請三位國籍及文化背景各異的藝術家合作,首次聯乘早崎真奈美 (日本東京) 、陳粉丸 (中國廣州) 和蔣雅文 (香港) 舉辦裝置藝術展覽,其設計主題正好配合2019年春夏季時裝的趨勢,以大熱的花卉印花和蝴蝶等昆蟲元素作為創作靈感。三位藝術家的作品雖同與「紙」相關,呈現手法卻各有千秋,與Harvey Nichols匯聚高級時裝卻不拘一格的理念不謀而合。是次展覽將於4月1至15日期間,在Harvey Nichols中環置地廣場店及金鐘太古廣場店舉行。
2019年4月1至15日(中環置地廣場三樓Harvey Nichols)
2019年4月1至7日(中環置地廣場四樓Harvey Nichols)
2019年4月8至15日(金鐘太古廣場二樓Harvey Nicho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