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紙藝女孩】陳粉丸造的手藝書,不只是一本書,而是一個空間甚至宇宙。

其實上次在Harvey Nichols除了與蔣雅文在她的個人攝影展聊天,更認識了一位來自廣州的90後紙藝藝術家陳粉丸。
一張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紙張,經她巧手創作會變成令人讚嘆的立體紙藝作品,甚至是頁頁驚喜的手藝書!

G: GIRLTALK | C: 陳粉丸(陳思穎)

G:首先,關於「陳粉丸」的由來?
C:其實這是一個花名,在廣州有一種食物是百分之百肉丸,但有一些卻是加了點粉在內冒充肉丸,就會稱它為粉丸。本身自己以前常常吃那試丸子,所以被人取笑,因而得到這個花名。但後來會覺得有雜質這件事都是可愛的,正正因為它不是一件很純正的東西,所以同時也可以融入很多新鮮的東西。

G:請你分享一下今次為Harvey Nichols設計的創作概念?
C:雖然全部都是花,但很多細節中我們也加入了一試人的元素例如花仙子,但這些人的元素都很「陳粉丸」,因為我比較關註情感和身體。本身這件作品和春天的關係很大,因為現在正正是春夏交替的時候,會有很多植物都在這個季節生長,包括花的下半部其實是一個麻花辮,我們就用了一句詩句去描述這件作品,就是「春天滋養起這些萬物,然後他們慢慢地生長,再慢慢纏繞,最終變成了一條辮子」,這就是用花和辮結合的原因。
我自己最喜歡的部分可能不是很明顯的一個小部分,就是每朵花蕊都會有一個人頭,每一個人頭都是作品裡花仙子的化身,它們雖然不太明顯,但是一件需要很仔細地看才看到的東西。

G:為甚麼會成為「紙藝師」?
C:其實不是一件計劃內的事,從事藝術工作和創作是我一直以來的夢想和想法,但為甚麼會成為紙藝師呢?是因為在大學的時候的修讀的是書籍藝術,書和我的關係亦很大,也會經常接觸到各種類型的紙張,然後就想在接觸到的材料中做點革新和變化,所以慢慢地就用了紙作為媒介去創作。其實用紙作為創作媒介會有一些局限,每一次我想要一些完全顛覆的創新時,我選擇這種材質就會反而束縛自己。所以每次難忘的記憶就是在於如何對它又愛又恨,如何利用它的局限去做一些新的嘗試。

G:那創作「手藝書」的緣由?
C:因為我在大家的專業的書籍藝術,而我當時的同學畢業後都會從事出版、設計書籍的工作,但因為我在操作軟件的能力做得不好,當每個人都是用軟件去做書的時候,我就選擇了用手工去做,自己縫、自己剪,變成了一種另闢蹊徑的一種做法,變成全部都是手工書、紙藝書,當大家做出來的書都是數碼印刷的,我的書便會顯得與別不同。

G:你覺得「手藝書」比起一般書本有甚麼吸引的魔力?
C:大家會覺得書是一個方塊,我覺得第一樣好玩的地方就是它能突破這種方塊,可以是圓形、不規則形,甚至一打開是其他形的,物理上它已經突破了方塊的定義。其次是如果印刷書我們會一頁頁去翻開,都是文字和圖,驚喜不大。但手工書、紙藝書,你打開每一頁它都會試圖營造的是一個空間,不單單是展示一個二維的平面,而可能是3D的,當每一頁考慮時都是在考慮一個空間,而不是考慮一個平面的設計。所以一本10頁的書就會有10個空間需要去考慮,所以整個作品是會更加飽滿,層次也會多一點。

G:你會為已經有的書籍重新創作手藝書嗎?
C:本身我創作的書有一部分是基於已經出版了的書籍去做的,有一本名為《安吉拉·卡特的精怪故事集》的書收集了很多民間故事,當中的特別之處在於這些故事都是從來沒有人寫下作記錄的,全部都是以人傳人的方式去傳遞。所以這些故事會根據不同時期而改變,當人傳人的過程中便會發生二次創作,變到不一定是原本的故事,一代一代一傳下來的時候,故事便會面目全非,變到有點奇怪和沒有邏輯,所以就是精怪故事。其實我自己很喜歡那些故事,有點恐怖和古怪,然後我把那本已經存在的故事集做成一本手工書、藝術家書。其中有個故事是關於頭髮的,而本身書本是需要裝釘的,需要用到線和紙,我就用頭髮代替了裝釘的線,所以那本書最後的位置是會有一條編好辮子的延伸出來,代替裝釘的部分。然後書中全都用了布和水墨的形式去勾畫,這就是我對已存在的出版物去再創作的經歷。

G:你會怎樣形容「陳粉丸」的風格?
C:我很少用風格去形容自己,因為我覺得風格有一個框框,跳進去然後不斷在內打轉。當然這是一件不錯的事情,因為可以塑造到一件很有辨識度的事。但我希望自己會跳出框框,願意嘗試和挑戰,例如我平日很少做花,今次都嘗試做了很多關於春天的花花,所以我是很有彈性的,像粉丸一樣。

G:你認為創作最需要的是?
C:最需要的是將多件不同、本身毫無關係的事情發生聯繫,這是對我來說很重要的思考手段,例如鏡頭和皮鞋、手機和內褲,它們都是毫無關係的,將毫無關係的東西之間的關係找出來便是創作最重要的東西。

G:最後,你希望透過「紙藝」帶給人們甚麼感受?
C:紙本身在我們的生活中已經應用到很多不同的領域,實用性很強,但我做的東西實用性相對上沒有那麼強。大家生活中認識的紙可能有很多例如紙巾和錢,我希望帶給大家一種「原來紙可以這樣」、這個人做的紙很與別不同的感覺。如果要定義一個領域,就是把紙變成藝術態的一個狀態,令普通紙張變成一個大家意想不到的狀態。

關於Harvey Nichols Art Exhibition
時裝與藝術關係一直密不可分,踏入春暖花開的美好時節,Harvey Nichols特意邀請三位國籍及文化背景各異的藝術家合作,首次聯乘早崎真奈美 (日本東京) 、陳粉丸 (中國廣州) 和蔣雅文 (香港) 舉辦裝置藝術展覽,其設計主題正好配合2019年春夏季時裝的趨勢,以大熱的花卉印花和蝴蝶等昆蟲元素作為創作靈感。三位藝術家的作品雖同與「紙」相關,呈現手法卻各有千秋,與Harvey Nichols匯聚高級時裝卻不拘一格的理念不謀而合。是次展覽將於4月1至15日期間,在Harvey Nichols中環置地廣場店及金鐘太古廣場店舉行。
2019年4月1至15日(中環置地廣場三樓Harvey Nichols)
2019年4月1至7日(中環置地廣場四樓Harvey Nichols)
2019年4月8至15日(金鐘太古廣場二樓Harvey Nichols)